新闻详情
舌尖上的新洲:豆丝香糍粑糯

比起热干面的声名在外

糍粑、豆丝这样的乡土食材知道的人就太少

但在新洲人心里

早餐一定要有糍粑、豆丝才算是完整


    糍粑的来

相传,清朝年间一队官兵途径保河上街衖歇脚,由商户各家招待。一商户错把糯米当成普通大米做饭,官兵在享用时感觉特别适口,临走时把没吃完的剩饭打成包,因在马背上颠波,到下站后才发现米饭已混变成白色米团,后用刀切成薄块食用,更加柔绵而有嚼劲。于是派人来上街衖将糯米加工成粑块带走上贡清朝大臣,由于粑块柔绵而又有嚼劲故此称作糍粑。后来通过百年的传承,现成为百姓节日的美食。



在新洲农村,人工打糍粑早已被机器加工所取代,渐渐成为8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的回忆。机制糍粑,虽然很细腻,但就是不如人工打的香。


打糍粑的砰砰声,可以说是童年的我最喜欢的声音了。



这一颗颗或圆或扁的糍粑,以它被搓圆襟扁的人生,告诉我们,即使经历揉圆压扁,蒸煮煎炸,依然可以保持温柔香甜。



过去在农村,几乎家家都会摊豆丝,乡里在四时八节来个客人,豆丝可以当成速食待客,虽简单但不失礼节。特别是春节来临之时,乡亲们在自家办年货的单子中就少不了摊豆丝一项。



保河村田园豆丝,相传明朝万历年间,一黄姓村民在秋收存放五谷时,不小心将大米、面粉、黄豆混放一起,很难分出,于是只好将三粮磨成粉食用。故先将三粮打成浆后在锅放点油糊成簿饼。有一次糊多了吃不完将簿饼切成丝凉晒干,后再食用,其味更加鲜美。取名豆丝,从那时至今每年秋收后,人们将这几种粮食按比例加工制成豆丝,成为春节必不可少的年货。




簸箕上的豆丝还趟着大气

锅里烫好的豆丝又要出锅




趁着锅热

豆丝和着大蒜白菜芯炒两盘

豆丝里下几块糍粑煮三碗

切几片腊肉下去

满屋的豆丝香欠断了人的舌头




打糍粑、摊豆丝于我们广大新洲人而言,是一种传承,一种延续,一种期盼,更是一种回归。


豆丝香糍粑糯,这就是新洲的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