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详情
旧街〔外一首〕

旧    街(外一首)

王腊波

 

我说的旧街,在鄂东大别山下

不知何时称旧,不知何时成街

只道:三庙河水从街中流过

河的上游是唐宋,河的下游是明清

我说的旧街

一处狮子岩山寨三百年

一个花朝庙会八百年

一座紫霞寺一千年

一座孔庙两千年

这些旧事,三庙河的水也洗不了她的沧桑

那年我就出生在这里

打记事起,这里就是旧街人民公社

曾经的旧街区、旧街镇、旧街区公所

这些名词,就像我当年的衣服,穿上几年就旧了

只好换新。只有三庙河上的那座大桥,拱状石礅

旧得像爷爷的弓背,年年弓着

一切如旧。山如旧,水如旧,乡音如旧

只有那些山道,那些山民的房子

那些山林,那些鸟语花香

那些水稻、棉花、芝麻、花生、油菜、红薯

那些茶叶、板栗、烟草、药草

那些村湾的笑容

年年换茬,年年换新

年年倒映三庙河水,年年

把山里的日子漂洗

我才说:旧街不旧

 

 

   

 

一座古城石寨

把太平天国战争的炮火

层层垒砌,山里的故事

便耸立了百年

如今满山的石块

是历史的书页

今天我蹬上山峰

一脚踩进了清朝

古寨内外的蔓草,风中站立

是清朝团练军的长辫子

一侧的寨门空虚了百年,走进寨来

满寨尽是瘦瘦的花影,流动的月痕

只是再不闻,寨外太平天国军砰砰的炮火

和寨内长辫子民众的呐喊

当年战争遗弃的刀枪剑戟

洒落漫山遍野

如今不知不觉都长成了

满山的树木